三十九期 水皮——水皮:2019,政策市背景下的投资选择
2019.01.01  

主题:2019,政策市背景下的投资选择

主讲:水皮

          华夏时报总编、著名财经评论家

时间:2018年12月16日


市场压力来自何方?

        很高兴每年都受到上海财大青岛财富管理研究院的邀请来到青岛。到现在为止,基本每年来青岛和大家探讨同样的话题,大概一年之后就可以验证。那么一般的投资策略就是年初制定的,2019年我们该怎么办呢?
        总有人在说,经济周期是十年一个轮回,这个数字肯定是不准确的,但所谓的十年一轮回,无非说的是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经济的上行和下行都处在逃不掉的经济周期之中。所以鉴于2008年发生的源于美国危害世界的经济危机,在2018年之前就有人做出各种预测:认为2018年也许比较动荡,而2019年世界经济恐怕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很多经济学家也在近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比如,有人分析认为2019年的全球经济形势会更加困难,因为世界两大增长引擎中美的经济会持续放缓,“贸易纠纷,有对话未必意味着停战”,再加上贸易纠纷变成政策,全球贸易会受此影响进一步萎缩,从而影响各种外需型经济的表现。利率逐步推升、流动性被缓慢抽出,制造出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货币环境,那么体质偏弱、杠杆偏高的企业、个人与国家首当其冲。而国内普通投资人的压力和困难,一方面来自原先多个路径的收窄和监管趋严,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对人民币贬值速度的担忧上,因为这个问题事关财富如何丈量。1978年底,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为1159.1亿元,到2017年底,这一数据已经变成了167.70万亿元,增长了1400倍以上,平均下来的年增长率高达20%以上。
        现在,每年的货币流通量递增10%,这意味着每年人民币贬值10%,我估计今后人民币的贬值还可能加速。所以虽然人们手头上的钱变多了,反而却更加焦虑。到目前为止,房地产投资是国人唯一能够抵抗通货膨胀和流动性过剩的一个投资方式。绝大多数居民的财富支撑,都在房地产方面,中国房地产贷款已经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导致现在无论是消费,还是投资结构的调整,都已经有心无力了。但在重重压力之下,我认为其实不需要那么悲观,为什么呢?对比一下上一轮经济危机就可以知道,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之前,全世界对经济态势极度乐观,好像经济周期已经被驯服,市场风险已经被复杂的金融创新完全消灭,剩下的就只有上涨和繁荣,然而就在这种极端的乐观情绪中,纸牌搭成的高楼说倒就倒,真正的危机往往都是预期不到的。十年后的今天,面对2019年的市场压力,所有人都不看好市场前景,以至于2018年全年资本市场的表现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也就是说,目前绝大部分人都不是盲目乐观的,这样的市场反而是健康的,因为真正的危机从来都爆发在暴涨之中,真正的机会反而是在大众普遍的悲观之后。

中美关系:能拿来博弈的都不是底线

        2018年中美贸易间的角力牵动全球经济的神经,而中美两国又重新坐回了谈判桌上,现在的谈判结果只能说是休战而不是终战。三个月的时间中,两国还将就结构性问题展开细节性协商,顺利的话之前双方的加税都有可能归零,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三零结果”是符合中国未来取向的,即便在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和工业2025的表述上,中美之间的分歧也并非不可调和。
        更早的时期,美国的学者发明了一个词,叫“中美国”,因为中美两国之间有太多的互补关系。比如中国出口,美国进口;中国储蓄,美国借支;中国制造业强大,美国服务业占优;中国有市场,美国有技术;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美国是中国最大的顺差国……中美之间的关系越密切,来往越多,生意也就越大,因此顺差是客观存在的。根据2018年10月的数据显示,中国对美的顺差是1.6万亿人民币,同比增加11%。贸易摩擦的结果难以预料,虽然这个数据中可能有中方出口赶季节的因素,但是成交量本身也说明,即便加税,美国对中国产品的刚需也是不可能改变的。
        中美两国虽然隔着一个太平洋,但是谁都离不开谁,美国是中国商品最大的出口国,由此形成了最大的顺差,但这些顺差形成的外汇储备,相当一部分又以购买美国国债和两房债券的形式回流到美国,中国政府事实上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债主。中国方面如果抛售美债,美国市场股债双杀根本就不是特朗普所能承受之重,这才是真正的底线,也是双方共同的底线,而底线是不会被拿来博弈的,这就是所谓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朗普执政近两年以来,作风简单,方式粗暴,始终围绕孤立主义、美国利益优先和“让美国更伟大”这三大主题做文章。客观地说,特朗普成绩相当不俗,是一个在短时间内较为明显改变美国内外政策,也产生了较大影响的总统。特朗普也兑现了大部分竞选诺言,而且让世界感受到“特朗普飓风”的冲击力和震撼性。如作为美国汽车行业龙头的通用汽车,前段时间宣布全球裁员15%,并调整北美5家工厂产能,其中有4家就在美国本土。消息一出,美国汽车行业和政界的反应巨大,特朗普火冒三丈,并且以保护美国工人为由,宣布削减对通用汽车的所有补贴,包括对电动汽车的补贴,导致通用汽车股价应声下跌3.8%,收盘跌了2.6%。
        众所周知,特朗普竞选的口号就是复兴美国的制造业,为工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所以特朗普觉得通用应该配合他搞好经济,而不是关厂裁员,这属于明显地唱反调。如今中美间的关系,正与上世纪美国与日本的角色基本处在同一个历史方位,虽然经济发展、历史发展阶段一样,但是调整的方式不同,会导致结果的不同。日本每次经济调整,基本可以概括为三句话:第一不是继续放水,而是紧缩;第二是要减税收,降低企业生存难度;第三,让美国要放开管制。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讲,中长期也是这三个路径。首先中国要严格统一市场,不要寄希望通过放水来刺激经济;第二中国的减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可能到时候把国有企业都进行调整,做一个混合制的上市计划,当然最关键的是思想解放的问题。长周期而言,中国处于上升周期,美国是回落的周期;短周期而言,中国经济处于调整下行期,美国经济处于繁荣冲顶期,两国股市的表现最能说明问题:美股筑顶,A股筑底,各有各的问题,各有各的烦恼。但中美两国的共同取向是银根紧缩,大幅减税,放开管制,目的是激活市场主体,才能在“生意场”上实现共赢。

2019年:股票与房地产的投资策略

        2019年的投资策略跟2018年基本相同。但在股市投资上要增加一个变量,就是科创板的推出。从2014年末开始,政府多次试图启动“印股票的时代”。2015年牛市的启动,其实就是以注册制为目标的,以至于在股灾后还一度坚持要推进注册制改革。直到2018年11月初,国家才宣布在上海推出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之所以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因为我们总想通过发动一轮牛市来对接注册制,而注册制对应的估值远比现在低,一轮牛市之后,就更加无法对接,只能以暴跌告终。现在,管理层终于开始从熊市入手,所以才在2600点宣布在“科创板”试行注册制。这意味着,中国试图杀出资产泡沫的困境,突破口就是股市。在经济下行周期,期待一轮跨年度的大牛市本身是不切实际的,当然结构性牛市行情还是让人充满期待,而代表着创新,代表着未来,代表着市场交易精神的科创板正是这种角色当仁不让的扮演者。说完股市,再来说说2019年的房地产。我认为,这一年的房地产市场仍是等待捡漏的机会,因为一批公司资金链断裂,那么这些公司要处置资产的时候,就是捡漏的机会。据我的预测,2019年第一季度的3月份如果促销力度足够大的话,新房可能会达到七五折优惠。
        其实,从2013年以来我一直在表达一个观点:中国楼市的机会正在向大城市、城市群集中,远离中心城市的普通三四五线城市机会其实不多了(有显著人口增长的例外),其资产流动性将越来越差。未来,80%的县城、市镇的房价,有可能跑输通胀。只有“有显著人口增量的、高级别的城市,以及卫星城”,其配套好、位置好的住宅,才有较高投资价值。其他区域的房产,正逐步摆脱金融属性,回归房子的本义。当然从整体趋势来讲,2018-2020年都是房价的平台整理期,现在价格上下浮动10%都是正常的。如果从周期的规律角度来看,上一轮股市的高点出现在2015年的6月份,下一波投资周期至少是五年以后,也就是2019年以后的事情。所幸的是寒冷的2018年将要过去了,2019年也应该是个慢慢做大伟业的过程,如果说要论投资周期的话,那么未来的3到5年更值得投资者关注。
        2019年大家可能会普遍相对保守和谨慎,除了券商之外各行各业都比较保守,券商是义无反顾、一如既往看好2019年的走势。对于他们来讲每个年份都是好年份,但是我们一般投资者一定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